為愛那些小事

E∞I

【Evak】時時刻刻 -1


開心。

Eva邀請Isak下週參加她的party,最好帶上Even,她對此樂意得要命。

Even向媽媽發出Isak明天會和他一起回家的短信。

【媽,明天能烤幾片荳蔻土司嗎?Isak喜歡。】

【該死!抱歉,寶貝,我太急了!我剛以為家裡荳蔻沒了。】

很開心。

當Even看了槲寄生,便往Isak的位置露出微笑的同時,襯衫男孩也對他揚起同樣意涵的微笑,在所有的思想之前。

慶祝完後,大伙各自回家,Mahdi惋惜沒有一個人喝醉,Jonas拍拍他說:"還需要醉嗎?我們可是剩下的單身狗。"

Eskild猶豫要不要把門邊的槲寄生拿下來,Even阻止了他。

"我來善後吧。"

"你和Isak?"

Even只是笑著。

"我真該讓你來當室友的,帥比。"

Easkild扭扭發痠的腰,聽見Isak在廚房整理的聲響。

很開心。

大廳恢復黑暗的原狀,Even牽起Isak的手。

"Evi?"

Even將Isak領到門邊,不用抬頭,Isak也知道是什麼。

"太晚了。"Isak笑說。

Even把Isak的雙臂放在自己的肩膀。"我們只考慮此刻這一分鐘,是嗎?"

"我們已經是了。"Isak環住Even的脖子,踮起腳尖,等男友的唇舌向自己入侵。

Isak睡得很沉,上週因為照顧Even加上舉辦的派對,最近Isak睡得很少,他可是假日時能睡掉一下午的Linn派宗師。

Isak慢慢睜開雙眼,Even貼上他的額頭。

"早安,睡美人。"

"你又沒吻我。"Isak噘起嘴,抓著Even的衣服。

Even馬上在Isak的翹唇落下"啾啾"的親吻,睡美人開心地把臉埋入王子的胸口。

Even的低沉嗓音不像是剛睡醒的樣子,

Isak抬起他的獅子頭,問:"你什麼時候醒來的?"

"一小時前,放心,我睡得很好,真的。"

"那很好,我以為你也緊張。"

"緊張?"

Even拉上Isak,讓他和自己對視。

"我作了夢。"

Even頓時明白Isak醒來的原因。

太可愛了,愛得Even哭笑不得,一手抱住小孩。

"他們一定會很喜歡你的。"

Isak跳了起來,急切地說道:"我是不是要去剪個頭髮?買件新襯衫?不行,我們這樣鐵定遲到。"

Even大笑,握住Isak的手,Isak很自然地冷靜下來。

"是我又讓事情發生太快了,我們可以延期,Baby 。"

"為什麼要這麼說?"

Even眨眨眼眸,藍色的瞳孔,潮起潮落。

"我不覺得我想去見你媽媽是件壞事。"

"我只是...你懂的。"

"我懂,因為我也是。"Even抓緊Isak的手。

Isak驚訝看著Even,眼前的Even始終笑著。

"但是我很開心。"

Isak的心又再一次溫暖地崩塌,他鬆開Even經常來回撫摸的雙眉,跨坐在Even的腰間。

"我還是得買個禮物。"

"你是我的禮物。"

Isak邊笑邊啄吻Even的脖子,唇停在他的喉嚨。

"說不定你媽媽也會送我你小時候的裸照。"

唇下的凸起如願發出開心的震動。

我喜歡聽見你笑。

Isak已經記不清在Even家的情況了,這很操蛋。

Even的臉幾乎是從他媽媽那裡借來的,不等Isak打完招呼,Even媽媽深深抱住了Isak 。

Isak真的忘記了,他也有過這樣的擁抱。

荳蔻土司很好吃,自己送的(Even挑的)香檳很好喝。

Even爸爸這幾年都在國外工作,但今天的見面他是知道的,Even爸爸說等Isak滿18歲,一定要和兩個兒子喝酒聊天。

Isak的傻笑是紅色的。

桌上的餐點已經被消滅得差不多,Even站起身,說要去洗碗,Isak連忙說自己來洗就好,Even搖搖頭,說:"陪陪我媽。"

"是啊~家裡的碗都是Even洗的,或是Even爸爸洗的。"Even媽媽俏皮低眨眨眼。

Isak羞得扭著脖子,低下頭。

Even媽媽被逗笑了,牽Isak的手一起走到客廳。

"Even只說你非常漂亮又很帥,沒說你也這麼可愛!"

兩人開始翻起Even小時候的照片。

媽媽希望Even和Isak留下來過夜,料想中的事。

Even帶Isak前往附近的海邊,這裡的夜景特別美麗(也對Even的病有偶爾的幫助),是Even父母當初決定在這裡住下的原因。

海邊設有開放時段,開放外的時段是禁止非住戶進入的,現在只有Even和Isak。

海風吹不冷Isak粉紅的臉頰,Even拿薄毯從背後抱住Isak ,Isak二話不說貼了過去。

"開心嗎?"Even輕輕搖晃著懷中的Isak。

"很開心。"

"和我說的一樣,我爸媽很喜歡你。"

"還沒一起喝酒呢。"

耳裡傳來Even的笑聲,有點癢,這是Even今天第幾次的笑容呢?

"你覺得我媽媽怎麼樣?"

"很好,像我媽媽。"

"你媽媽?"Even此時笑得像偷了腥的貓。

Isak轉過身去,翻了記白眼,說:"這只是個比喻!"

"OK。"

Even牽住Isak的手,十指交扣。

"那我什麼時候也能見見我爸媽?"Even又笑了,卻是不安的那種,是Isak今天第一次感受到的那種。

"隨時。"Isak抬起彼此的手,蹭著Even的,Isak閉上雙眼。

"隨時隨地。"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文筆好渣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
但畢竟是我寫文的第一次(?)
文筆爛到不行,但我不寫不舒心(?)
寫著寫著真的完全只有evak好開心
原作和翻譯太太都是lofter的julie!

评论(2)

热度(33)